400-808-2393

LANGUAGE

医疗网络

学术论文

卵泡发育机制:其他因子

2020-01-19    16


黄体酮是一种卵巢类固醇,其血清浓度在月经周期的卵泡期非常低。有人认为该时期循环中的黄体酮主要来源于肾上腺(Judd等,1992),但是临床证据表明卵巢也产生黄体酮( Alexandris等,1997)。

虽然这种类固醇在卵泡期可能具有内分泌功能(Dafopoulos等,2004),但不太可能对卵泡的筛选起作用,因为黄体酮受体只有在LH浓度迅速升高的中期才出现在颗粒细胞上(Petito等,1988;wai等,1990)。

糖皮质激素在卵巢内的功能尚不清楚。体外实验表明在人排卵前卵泡的颗粒细胞中,地塞米松和氢化可的松对由TNF-a起的凋亡可通过bcl-2对细胞起到保护作用(Sasson和Amsterdam, 2002).在体外实验中其他因子,如EGF、FGF、TGF-a和TGF-B等可能会通过调节FSH的功能而作用于卵泡的发育。

泰国试管婴儿

血管内皮生长因子(VEGF)在体外实验中也表现出对卵泡的形成有一定的作用,在优势卵泡的生长过程中使用抗VEGF阻断抗体可短暂抑制血管生长,导致卵泡期延长(Zimmermann等,2003)。单一卵泡筛选优势卵泡生成的雌激素释放入血,增加了雌激素的血清浓度(图2.6)。

有人提出升高的雌激素水平通过一种负反馈机制,从脑垂体水平抑制了FSH的分三泌,终止了它的周期内升高( van Santbrink等,1995)在女性的卵泡早期和中期不断上升的雌激素含量抑制了FSH的浓度( Messinis和 Templeton, 1990a;Messinis等,1994),在自然月经周期的卵泡期FSH水平的降低三幅度和雌激素的升高幅度存在一种负相关(Santbrink等,1995),因此在这种情况下,FSH窗的幅度被限制,使发育程度低于优势卵泡的那些卵泡不再参与筛选和进一步生长。

这些卵泡虽然可能会有足够多的FSH受体,但在其周边环境中FSH的浓度不能达到阈值。在猴子身上做的实验表明雌激素血清浓度的早期升高会持续降低FSH水平,危害优势卵泡的存活(Zeleznik,1981),如果在卵泡的中晚期对其给予雌激素抗体,使其发生被动免疫以阻止FSH水平的下降,则会出现多卵泡的发育( Zeleznik等,1987),这就说明,FSH窗的幅度和持续时间同样重要。

在人体试验中已表明雌激素不是终止女性FSH周期内升高的唯一因素(Messinis,2006)。在健康女性月经周期的早中期给予抗雌激素化合物,如氯米芬,可延长FSH的升高,这支持了雌激素终止FSH周期内升高的观点,同时提出了抑制因子也有调控FSH周期内升高的作用( Messinis和 Templeton,1988b)。

抑制因子B的血清水平在卵泡期的早期会出现快速升高,在FSH水平的升高被终 Groome止后则会下降(等,1996),说明抑制因子B有可能是由优势卵泡生成的,当FSH出现周期内升高时则参与“关闭”FSH窗的机制。

虽然抑制因子A在恒河猴的实验中被证明能够从脑垂体水平抑制FSH的分泌(Molskeness等,1996),它在人体对女性FSH分泌的作用尚不清楚( Klein等2004)

(来源:《不孕症与辅助生殖》)